当前位置:振华兵器鉴赏 >军情资讯 >环球视点

"黄背心"运动暴露法国深层弊端,阶层矛盾是主因

2019年1月25日 14:00 来源: 互联网 热度44票   浏览8次 [举报非法信息]

  法国“黄背心”示威运动自2018年11月中旬爆发至今已持续两个多月,重创法国政府改革节奏和国民经济发展,暴露出法国社会治理存在的诸多弊端。这一改变法国发展轨道的运动警示,即使国民收入持续上涨、经济分配也相对公平,阶层隔阂根深蒂固和城乡发展不平衡持续加剧仍会导致较为严重的社会危机。

1月20日,“黄背心”抗议者在巴黎埃菲尔铁塔前示威。(法新社)

  社会结构“千层饼”化

  以法国民众不满政府上调燃油税导致油价上涨为导火索,“黄背心”运动去年11月爆发,令法国的发展轨道为之一变:改革节奏被打乱,法国政府被迫冒着增加财政赤字的风险发放“福利蛋糕”;经济发展受重创,物流、批发零售等行业损失高达数十亿到上百亿欧元不等,法国去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长下滑0.1个百分点;对政府的信任危机浮出水面。

  “黄背心”运动掀起的波澜暴露出法国社会治理存在的诸多弊端,如对于社交媒体舆论场重视不够贻误引导良机;在保护人权的意识形态影响下,缺乏能够及时遏制暴力行为和违规集会行为的法律工具;执政者推进改革的姿态过于生硬,等等。但在这些相对来说短期内即可“纠错”的弊端背后,“黄背心”运动暴露的深层问题更具警示意义。

  多个数据表明,法国近年来虽然经济复苏较疲软,但家庭可支配收入在持续增加,社会分配也较为公平,并未出现像美国等发达国家那样明显的贫富差距加大。法国全国统计和经济研究所2018年发布的数据显示,法国家庭可支配毛收入总额2012-2017年期间从13049亿欧元一路上涨到13890亿欧元,同期法国家庭的购买力也逐步上涨。

  法国独立研究机构“不平等观察室”去年12月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2016年,法国的基尼系数仅为0.288,低于2007年时的0.292,说明法国的居民收入差距近年来实际上不仅没有扩大,反而略为缩小。

  然而,在看似向好的数据背后,法国社会阶层之间的隔阂却由于政坛和社会舆论传统格局的改变而加剧。民调机构法国舆论研究所舆论部主任热罗姆·富尔凯日前公开指出,法国社会结构向“千层饼”演化,社会各阶层之间互动和联系太少,高层不理解底层的心态,底层不信任高层的主张,是导致“黄背心”这一社会危机产生和难以化解的关键。

  阶层矛盾成为主因

  富尔凯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时说,法国政坛和社会舆论的传统格局是“左右”对立,左派包括工人、教师、知识分子等群体,右派包括商人、农民、公司职员等群体,尽管彼此立场不同,但两大阵营仍存在一些共同的价值观。然而,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后,“左右”对立的格局变成了以总统马克龙为代表的“非左非右”的中间派一家独大,结果形成如此局面:新崛起的马克龙无力凝聚中上阶层,社会下层又很少理会代表中上层发声的传统媒体,对于所有来自上层的声音统统不信任,各阶层之间彼此隔绝,使得法国社会在需要改革转型时难以聚力前行。

  参考消息网记者多次前往“黄背心”示威现场采访发现,阶层矛盾正是“黄背心”运动持续发酵的主要原因之一。

  记者调研发现,按经济收入划分,“黄背心”示威的主要成员并非法国社会的贫困阶层,而是介于精英和贫困阶层之间的“夹心层”,这一阶层内部又分为中产阶级和下层阶级(法国社会学界对介于中产和贫困阶层之间阶层的称谓)。两者心态的共同之处在于都感到改革转型的代价由本阶层承担最多,却受惠最少,因而不公正感最强,尽管这一感觉有时并无实际根据,比如法国去年油价上涨其实主要原因是由于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并非上调燃油税,马克龙取消“巨富税”的着眼点主要是为吸引投资,这一税种对社会再分配的影响有限等等。

  中产阶层和下层阶级的共同之处还在于,前者中的部分人和后者中的大部分人都不信任以马克龙为代表的精英对改革措施的一些解释,动辄对前者贴上“富人总统”、“资本主义”的标签,这实际上正是阶层隔阂长期未缓解、不信任感根深蒂固的表现。

  城乡不均衡是痼疾

  记者在巴黎的示威现场多次看到,不少“黄背心”示威者或集体乘坐长途大巴,或开私家车来到法国大都市的代表——巴黎示威,他们无不是从几十公里或者上百公里外的郊区或者乡村而来。很多身披“黄背心”、实则并无理性诉求的暴力分子则多是阿拉伯裔或非洲裔的年轻人,从其穿着气质看,多是明显生活在郊区的人。

  “黄背心”运动的这一现象暴露出另一个重要深层问题,即法国城乡发展不均衡迟迟未能缓解,导致大城市郊区和贫困乡村成为培养暴力分子、孕育社会不满甚至骚乱的温床。

  郊区问题已是法国社会发展的痼疾。在巴黎、里尔等法国重要城市的郊区,往往聚居着来自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等北非国家或塞内加尔、马里等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国家的移民。由于法国近年来宏观经济发展不佳、法国财政补助缩减、移民本身的教育程度整体不高、宗教信仰和法国主流社会存在差异等多方面因素,这些移民所在的郊区逐渐成为失业率高、犯罪率高、执法人员难以介入的地带,这一问题日积月累,如今已成为法国长远发展难以逾越的障碍。

  贫困乡村的问题近年来日益凸显。法国国土整治部2018年出台的《法国国土协调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法国乡村地区的发展呈现分化态势,沿海地区以及一些大城市附近的乡村在旅游、酒店、民宿等行业带动下,呈现就业岗位上涨、收入维持高水平的良好情况。然而,在农业区和老工业区,则由于行业不景气、地理位置偏远等原因,发展状况受到较大影响,这些地区的人口占法国总人口的比例达到9%。

  《报告》还显示,一个与贫困乡村问题相交织的问题是,不发达地区中小城市的核心带动力日益不足。这些中小城市本应发挥提供公共服务、提高偏远地区生活质量、提供社交平台等核心作用,却由于地域竞争、地区经济发展状况不佳、对年轻人口的吸引力下滑等原因,作用在减弱。

  此外,《报告》提出的“新型城市危机”也值得注意。据《报告》介绍,这一概念由美国城市规划学者理查德·佛罗里达提出,他发现城市的向心力既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又成为产生社会不平等的最大动力。《报告》说,法国首都巴黎所在的法兰西岛大区就是这一危机的典型案例:最低端的就业岗位被摧毁、中产阶级被排挤出城市核心地段、城市发展郊区化都使得这一大区经济发展虽长期活跃、失业率长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但最近15年来人口流入却是负数,对人们缺乏吸引力。

  法国政府开始“纠错”

  在“黄背心”运动的压力下,已认识到上述问题严重性的法国政府已开始从短期和长期等层面入手进行“纠错”。

  首先,迅速改善技术层面的应对。比如,针对社交媒体时代街头运动中的暴力行为更具流动性的特点,在防暴警力的部署上更加注重流动性;准备修改法律,禁止被识别出的暴力分子参加示威游行;发放“福利”蛋糕安抚民众情绪等等。

  其次,针对阶层隔阂大力开展公关。马克龙启动全国辩论就是一个典型措施。他立足于法国人热爱辩论的传统,自今年1月15日起启动持续两个月的全国辩论,并带头参加两场分别长达约7个小时的辩论,交流对象是来自不同地区的法国市长和镇长,这些辩论以电视直播的形式向全国民众展现。通过这一措施,马克龙旨在从凝聚政权的基层干部和社会中上阶层的力量入手打破改革僵局。

  最后,对于城乡发展不平衡问题,《报告》提出结合地区人口流向来加强地区间合作、开发新的统计和评估工具以辅助地区间合作、国家和地区协调商议确定推动地区合作的优先领域等办法。

From: http://www.xizhengw.com/html/xz/xztj/39810.html



立即分享

[CNWEAPON.COM]
顶:1 踩:3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79 (14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73 (15次打分)
【已经有11人表态】
2票
感动
2票
路过
1票
高兴
1票
难过
1票
搞笑
1票
愤怒
1票
无聊
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外媒看点

    免责声明:本站消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及互联网,文章信息均注名出处。登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涉及政治观点,不涉及反动及泄密文章,亦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网站所有,如有侵权行为,请指正,必当即刻改正,谢谢合作!兵器爱好者交流QQ群:104986480 | 友链联系QQ: 11181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