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振华兵器鉴赏 >军情资讯 >环球视点

喜剧演员当选总统,乌克兰“天亮了”?

2019年4月25日 10:05 来源: 互联网 热度153票   浏览10次 [举报非法信息]

  4月21日,乌克兰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出口民调显示,喜剧演员泽伦斯基以73%的选票获得压倒性胜利——毫无从政经验、仅仅在电视剧中演过总统的政治新人,竟然真的赢得了总统大选。

  虽说乌克兰每隔不久就要在国际舆论圈“变着法儿”地吸引一下世人眼球,但泽伦斯基毫无悬念地击败了已在乌克兰做了5年总统的波罗申科,还是让世界吃了一惊。

  不过这对于未来的乌克兰,也许是一次难得的转机。

喜剧演员泽伦斯基以压倒性优势赢得乌克兰总统大选

  历史

  泽伦斯基者何人?自去年12月底宣布参加总统竞选以来,这位乌克兰著名喜剧演员、电视剧《人民公仆》中总统一角的扮演者没有展露出过多从政经验,也没有提出过具体政纲,主要在社交网站上进行竞选宣传。

  不同于过去乌克兰政坛上善于斗地主的老运动员们,泽伦斯基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把对俄关系搞糟的历史包袱,这不,在其当选后,俄罗斯已在第一时间表达了对他的善意;而西方虽然对他不如像对老熟人波罗申科那么放心,但就目前形势看,也没见出泽伦斯基注定倒向俄罗斯的苗头。

  看上去各方和气如常,可是实际情况恐怕并不乐观。泽伦斯基看似没有仇家也没有必要制造仇家,但是乌克兰混乱的过去所留下的“天坑”们到底摆在他面前。任何试图填满这些坑的努力,其实都存在一定的风险。

  乌克兰来路去途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坑,而这些坑为什么如此之深?

  在苏联尚存时,乌克兰作为苏联的心腹地带曾集中了大量核心工业企业、教育科研机构,而其所储的自然资源也堪称丰富,一直作为苏联的“大粮仓”存在。这么一个拥有前沿的科技与工业水准、国民教育水平丝毫不逊色于西方的地区,为什么独立后却年年倒退成了欧洲倒数第几的穷国,最后干脆国土分裂打起内战?

  岛叔曾经说过,“乌克兰是一个迷失在东方和西方之间的国家,今天的窘境其实就是这种自我定位迷茫所造成的”。正是乌克兰“独特”的历史使得这个国家始终难以确定自己该向哪一个方向走。

  想当初基辅罗斯瓦解之后,东斯拉夫民族逐步分化为俄罗斯、乌克兰和白罗斯三家,俄罗斯经历了短暂的城邦时期后成了封建国家,而乌克兰却始终停留在了一个以哥萨克乡村公社为基础的社会形态中。长期以来,乌克兰西部受波兰的影响较大,东部则跟俄罗斯接触较多。

  后来,当乌克兰哥萨克头领赫梅利尼茨基为了反抗波兰的奴役,转身去寻求本家兄弟俄罗斯的帮助时,又不幸让此事变成了“同盟还是合并”的历史之谜。总之最后的结果是,俄罗斯的沙皇坚持赫梅利尼茨基签署的是一份“合并条约”,出兵乌克兰驱走波兰势力之后,宣布了俄罗斯与乌克兰合并。

  尽管这次“合并”超过了300年,可是历史上民族差异一旦留痕,“嫌隙”就不会轻易磨灭。沙俄对此采取的手段是粗暴压制与强制性融合,这在与俄罗斯接触较多的东乌克兰效果算是说得过去,可对于乌克兰西部地区来说,就只有激起了反感。当西欧的“民族国家”观念传播到了乌克兰,部分社会精英心中对于沙俄压制的反感几乎立即转化为对于独立的渴求。

  恰逢一次大战,沙俄帝国崩溃后其境内东欧各民族纷纷挣得独立,在苏俄红军的支持下,最后乌克兰也成为了苏联的第一批加盟共和国。

  虽然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建立的乌克兰人民共和国和西乌克兰人民共和国均属昙花一现,但是他们对于乌克兰、尤其是西部地区的影响力却贯穿了苏联时期的始终。最终当苏联解体的时刻来临,乌克兰“独立”就真的成了个麻烦事。

乌克兰现任总统波罗申科(左)和总统候选人著名喜剧演员 泽伦斯基(右)

  独立

  这麻烦就在于,俄、乌同源于东斯拉夫民族的基辅罗斯,在一个国家里生活了将近三百年,分开的时间约四百年,然后又共同以同一个国家形态存留了三百年,不管是习俗、语言文化还是宗教信仰的差异本就不大。

  要想强调“独立”具有合法性基础,那就必须让“乌克兰民族主义”成为至高无上的“政治正确天条”。

  独立之初的乌克兰也确实是这么做的。首任总统克拉夫丘克和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辩论是不是要留下苏联的时候,一个说我不给你石油你顶不住,另一个说看我不给你粮食你怎么办……看似如儿戏,但是也正预兆了日后俄乌两国间的不幸。

  乌克兰独立之后,克拉夫丘克学叶利钦试图采取“休克疗法”让经济快速回到正轨。很不幸,休克疗法除了将乌克兰的经济重挫到苏联时代人民不敢想象的地步,还造就了一大批坐拥巨额资财的寡头。

  这些寡头们要么亲自出马去政坛上搏杀一番抢来大权,要么就躲在幕后操纵代理人——之所以乌克兰政坛上纷争不休,政客们只关心争权夺利而非国家前途,其根源就在这里。

  如果在现实里拿不出来政绩,还想让自己有点号召力,怎么办?当然只有去乞灵于前面说过的那个民族主义天条了。

  当然了,光靠喊的没有用,怎么着也得让苦难的国民嘴里有块糖尝尝。这糖也有人给。西方国家对于俄罗斯是什么态度人尽皆知,所以只要乌克兰的政客们肯让俄乌两兄弟越走越远,给块糖的成本还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乌克兰许多政客为了自己表面的“政治正确”,必须要让乌克兰站到俄罗斯的对立面去就不足为怪了。

  可是两个兄弟民族怎么才能站到对立面呢?好在前面说过的“天条”还是客观存在的,拿来利用下很方便。既然要搞民族主义,那么乌克兰就必须强调自己跟俄罗斯的不同,于是拿着原本40%人口的母语俄语者做起了文章。这么做有风险有代价?哪里有他们自己的个人私利重要呢!

  也确实有一些乌克兰政客试图采取中间立场,或者与俄罗斯稍加亲近。不过,他们的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会被“颜色革命”搞下去。

在乌克兰西部城市利沃夫举行的第二轮总统选举中,乌克兰军人排队在投票站投票

  转机?

  如果俄罗斯始终处于苏联刚刚解体时的混乱状态,那么可能确实无法对乌克兰境内的俄族公民产生什么向心力。

  可是自从本世纪初,俄罗斯放弃“向西”考虑、重新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后,寡头政治基本被消除,经济再回正轨,即便是目前依然难免西方制裁,但其对于自己公民的凝聚力,都远非当年的惶然可比。

  而乌克兰除了变得更糟之外,如今一边对损害这些俄族公民、甚至是以俄语为母语的乌族人口毫无顾忌,另一边又坚持要让自己站到兄弟的对立面,你让百姓怎么想?因此不管是克里米亚问题,还是顿巴斯和卢甘斯克自立山头,都没啥奇怪。

  如今新任总统泽伦斯基可以在自己的电视剧里表现出各种机智和正义,但是当他真的坐在总统办公桌后,撇开尚无成形的政治力量支持不谈,就光说那些寡头,还有那堆等着乌克兰去跟俄罗斯死磕的西方国家,又有哪个是好对付的呢?

  西方国家虽然明面上支持乌克兰对抗俄罗斯,因为东部问题严厉制裁了俄罗斯数年之久,但是他们却并非想让这个问题真正得到解决。关于此事的《明斯克协议》早已签署数年,可是其中哪一条落实了?西方国家对此是颇精明地选择性失明了。

  但是一旦战事沉寂太久,就总会有点什么援助或培训、甚至联合军演及时到来。其意图不外是想用此事给俄罗斯“放血”而已,与此同时却根本不关心乌克兰人流了多少血。

  现实对于泽伦斯基很严酷,但是他也不是一点机会没有。毕竟,他跟波罗申科悬殊的胜选比例说明了乌克兰国民对于既往的政治有多么厌恶,此所谓“民心可用”。

  目前俄罗斯因为国内经济增长乏力,加之对于泽伦斯基抱有期望,对于乌克兰东部问题的立场也未必会像以往那么强硬;西方国家现下自己的国内问题也不少,在围堵俄罗斯一事上略微松口也不是不可能。

泽伦斯基

  如果泽伦斯基真的可以像自己银幕形象那样睿智正义、清廉高效,尽管政治现实并不如喜剧乐观,他只要不把自己继续当做喜剧演员,别辜负乌克兰国民对他的期望,历史还是会给他和乌克兰一个机会。

  愿乌克兰美丽的大地上,他的国民早日离开今天的苦难。

From: http://www.xizhengw.com/html/xz/xzrm/40353.html



立即分享

[CNWEAPON.COM]
顶:8 踩:7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22 (49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8 (49次打分)
【已经有40人表态】
5票
感动
4票
路过
6票
高兴
4票
难过
7票
搞笑
6票
愤怒
4票
无聊
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外媒看点

    免责声明:本站消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及互联网,文章信息均注名出处。登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涉及政治观点,不涉及反动及泄密文章,亦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网站所有,如有侵权行为,请指正,必当即刻改正,谢谢合作!兵器爱好者交流QQ群:104986480 | 友链联系QQ: 11181191